波提切利_____(1445-1510)

意大利画家,佛罗伦萨画派的重要代表,生于佛罗伦萨,卒于同地,原名亚里山德罗.迪.马里亚诺.菲力佩皮,"波提切利"是绰号,原意为"小桶"。他少年时期曾学过金银手艺,后转入画家F.利皮门下为徒,1470年开设自己的绘画工作室。主要画宗教和神话题材,《维纳斯的诞生》为其名作之一。可能受过萨伏那罗拉的影响,其人曾领导反对文艺复兴时佛罗伦萨"时弊"(包括绘画)的运动。1480-1500年间声名卓著,其后名声大减。 1510年去世。

《诽谤》作为美第奇宫廷的一位艺术家,波提切利确实在他的绘画上打着许多特有的思想印记。他和宫廷内一些文学家与思想家关系甚好。有许多作品从内容上看也显得寓义深刻,构思复杂,如他的《诽谤》、《春》等作品即是如此。但还应看到,他有一些画是以另一种心情表现的,特别是那些歌颂圣母的宗教画,构图也很特殊,这里的《圣母颂》就是一例。在这里,他破例地采用圆形构图,不仅造型上别有一番情趣,对以后欧洲绘画艺术形式的影响也较大。


《拿石榴果的圣母》15世纪80年代,波提切利用这种圆形构图画过两幅画,一幅为《拿石榴果的圣母》,另一幅即是《圣母颂》。两幅构图都以多人物形式展示,但从形象与色彩效果看,数这一幅为最负盛名。这幅画还有一个宗教画题,是以教会赞美诗的标题来命名的,称为《光辉灿烂》。画上的圣母侧向而坐,怀里抱着画得逗人喜爱的圣婴。周围使者也呈对角线,置于圆形框的两边,人物是错开的,极富节奏感。其中最靠边的两个天使,合擎一顶金光闪烁的皇冠,《圣母颂》高举在圣母的头顶上。圣母右手拿笔,正要蘸缸里的墨水,准备为这一荣庆场面记事。她低垂着双眼,文静而富柔顺感,正陷入一种美好的遐思中。这个女性形象是画家的成功之作,尤其她的左手,画得极其秀丽,其娇媚的手势令人赞叹,决不亚于蒙娜·丽莎那双手。 圣婴正抬头仰望,似乎感应到什么。孩子的身躯结构正确,调子细腻和谐,显然,素描手法是很精致的。天使中间有几个少年,坐在圆框的左侧,他们的性格展现得很动人,一个面向圣母,手持墨水缸,好象在与圣母说着话,旁边一个少年凝神注视说话者,神情专注。由于说话者认真倾向圣母的姿态,连后面站着的女天使也不由扶着他的臂膀,俯身去倾听他说的话,三个人物彼此交叠,目光连成一线,加重了画面的戏剧气氛。

《维纳斯与马尔斯》这幅画不仅形象刻画得细腻,背景处理也美妙,前后景物能取得呼应,画上的空间感不仅被中心远处的自然景物所增大,而且充满着抒情的意境。说它是一幕加冕典礼,总觉得庄严不足,算它是圣母与天使聚会,然它的人间气息太浓厚了。总之,这是压倒神圣的宗教意味的一曲生活美的赞歌。我们从波提切利所画的诸多女性形象上鉴别,不论是重于运线的维纳斯,还是在《维纳斯与马尔斯》一画上那个重于色彩的维纳斯,都不如这一幅画的圣母完美。它凝聚着圣经中马利亚最美的品质,是画家另一种艺术心灵的写照。

《维纳斯的诞生》-1432年. 175X283cm.《维纳斯的诞生》是他的名作,是为当时佛罗伦萨统治者美第奇的一个远房兄弟绘制的,是一幅布上画,大概创作于1432年左右此画表现女神维纳斯从爱琴海中浮水而出,风神,花神迎送于左右的情景,构图比较单纯,全画以裸体的维纳斯女神为中心。画面上人物的体态和衣纹表现十分出色,人物与自然背景也达到巧妙的统一和谐,维纳斯是那样无动于衷地以羞怯和幽怨的感情在对待一切,她对于生活的未来不是充满乐观的信心,而是感到惆怅和迷惑,这也是波提切利矛盾世界观的反映。此画中的维纳斯形象,虽则仿效腊古典雕像,但风格全属创新,强调了秀美与清纯,同时也具有含蓄之美。


《春》波提切利的代表作, 也是一幅布上画,现藏, 乌菲齐美术馆。此画取, 材于诗人波利齐亚诺的诗歌。艺术家以自己的思想去解释古代神话中的形象,画面的情节是在一个优美雅静的树林里展开的,美丽端庄的维纳斯位居中央,她以闲散幽雅的表情等待着春之降临。在她左右,三位女神(阿格莱亚、赛莱亚、攸夫罗西尼)互相携手翩翩而舞,在维纳斯的左边,春神弗罗娜正以优美飘逸的健步向观者迎面而来,她全身披戴着饰花的盛装身后是春风之神莎菲尔和一位希腊少女。这种对于人性的赞美,在波提切利的作品中具有非凡的美感。而且,波提切利以其秀逸的风格、明丽灿烂的色彩和流畅轻灵的线条,在文艺复兴诸大家中独树一帜。但在文艺复兴后,有较长时期西方人士未能对他作出恰当评价,直到19世纪浪漫主义和英国拉菲尔前派运动中,他才倍受赞扬,被人们推崇为意大利文艺复兴前期的大师。由于他极善于运用线条,与东方艺术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一点也深得中国及日本研究者的重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