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贡.席勒 (Egon Schiele,1890-1918年)

20世纪初奥地利绘画巨子,表现主义画家。

埃贡.席勒出生于奥地利的图尔恩,逝于维也纳。16岁的席勒考入维也纳美术学院,在克里木特指导下学习,并结识了科柯施卡。他的画最初受学院派和印象派影响,打下坚实的造型基础。当他结识克里木特和科柯施卡之后,作品具有明显的装饰风格,这表明他受到新艺术派--青年风格阿拉伯式图案的强烈影响。如果说克里木特的艺术是从象征主义走向表现主义,而席勒则已走进纯粹的表现主义天地。


 

席勒后期的艺术不仅受到瑞士的霍德勒影响,还直接受尼采和佛洛伊德心理学的启迪。他毫不掩饰地表现了那个时代人的心理和情感,他所描绘的人物和景物都不是静态的,无论是什么样的形态都像处在惊恐不安状态,生的欲望和死的威胁交织成可怕的阴影,始终笼罩着他的作品。他笔下的人物形体瘦长,那冷峻刚直的线条令人震颤,他强调形象清晰的外轮廓,喜欢用红、黄和黑色来表现强烈的情绪。他除对人物表情动作的夸张刻画外,着意描绘人物神经质的情绪。为了创作他处于紧张不安的人物情态,他还深入到疯人院去研究精神病人的神态和动作,表现出一种类似哑语的动作表情,令人感动不已。
1915年第一次大战中他被征入奥地利陆军,他在军中仍继续作画,达到多产和高水平。他的艺术风格在表现派中是独一无二的。

 


生平

教育
埃贡.席勒生于奥地利图尔恩,他的父亲,阿道夫.席勒是任职于奥地利国家铁路局的火车站站长。他的母亲,玛莉.席勒,则是来自波希米亚的捷克克鲁姆洛夫。在小时候,席勒曾去由克洛斯特新堡修道院所开设的学校,当时他的美术老师:K.L. 史特劳区就已发现他的艺术天份,并支持他朝艺术界继续发展。

席勒15岁时,父亲死于梅毒,他的舅舅奥尔成为他的监护人;奥尔对席勒不愿接受高等教育感到难过,但他也认同席勒对艺术的热情的天赋。1906年,席勒向克里木特也曾读过的维也纳艺术工商学校提出入学申请并通过。他在那里就读不到一年,就由学校的多位教职员推荐到维也纳艺术学院就学,学习油画和素描。但新学校的保守风气使他感到挫折。纪录显示1907年时,希特勒被这间学校拒绝,因此曾有传言指出希特勒和席勒彼此认识。


向克里木特学习;首次展览
1907年,席勒向克里木特寻求指导。克里木特一向乐于提携后辈,他对才华洋溢的席勒更有高度的兴趣。他购买席勒的画作,或是用自己的作品和席勒交换,还帮席勒安排模特儿,为席勒引介买主。他还带席勒加入维也纳工坊一个与维也纳分离派有关的艺术家团体。1908年,席勒在克洛斯特新堡举办了第一场展览。1909年,在完成第三年的学业后,席勒离开学校,并与其它对学校不满意的学生创办名叫「Neukunstgruppe(新艺术组织)」的团体。

克里木特于1909年在维也纳举办的展览中曾邀请席勒参展。席勒在那里看到了爱德华.蒙克、让.图洛普与梵高等人的作品。从保守的学院解放出来后,席勒开始接触到人体与性欲的题材。同时,许多人注意到席勒的作品中那种不安定的情绪。


事端
1911年,席勒与17岁的维拉妮.威利.诺依齐相识。维拉妮与席勒在维也纳同居,并担任他某些最知名画作的模特儿。关于维拉妮的资料很少,但已知她曾是克里木特的模特儿,且很有可能也曾是克里木特的情人。席勒和维拉妮因不满意维也纳狭小的城市环境,曾搬去捷克克鲁姆洛夫的小城市居住,也就是席勒母亲的家乡。尽管席勒与当地的关系密切,他和维拉妮还是被当地的居民赶了出来;原因是当地人的生活方式与他们格格不入,尤其是无法容忍席勒雇用数名十几岁的少女担任模特儿这点。

他们随后一起搬到在维也纳西边的小镇纽伦巴赫,并在那边寻找灵感和便宜的工作坊。席勒不检点的生活方式激怒了当地居民,他的工作坊还成了当地小流氓聚集的场所;1912年春天,席勒因勾引未成年少女而被逮捕。

警方前往工作坊逮捕席勒的同时,也扣押了一百多张被认为是色情物品的画作。席勒在开审之前被收押。开庭审理时,席勒诱拐的罪名被判不成立,但由于在幼童可接触的公共场合展示色情图象,席勒被判有罪。在法庭上,法官甚至直接以烛火将一幅「令人不愉快」的画烧毁。在被收押21天后,席勒被判入狱3天。在狱中席勒绘制了12幅画,描述被关在监狱牢房中的不适与不快。

1914年,席勒勾撘上居住在工作坊对街的汉斯姐妹-爱迪丝.汉斯与艾德蕾.汉斯。姐妹俩出身于一个中产阶级的新教家庭,父亲是锁匠。1915年,席勒与较活泼、善社交的爱迪丝订婚,而一直对席勒忠实的维拉妮则被席勒抛弃。在同年的二月,席勒就曾经在写给朋友的信件中透漏:「我想要结婚,为了以后的方便,对象可能不是维拉妮」。尽管汉斯家族的反对,席勒与爱迪丝还是在1915年6月17日结婚。这天也是席勒父母的结婚纪念日。


战争
第一次世界大战对席勒的生活和作品有重大的影响。婚后第三天,席勒就被陆军征召。他起先于布拉格服役。在军中,席勒的长官很尊敬他的艺术才能,因此待他不错;他从未被派到前线战斗,在监狱担任守卫,看管俄国的战犯,闲暇之余还可以绘画。1917年,他回到维也纳,得以专心从事绘画工作。在此期间他产出大量且成熟的作品,并在1918年时,受邀参加维也纳分离派在维也纳的第49届展览。席勒共有50件作品在主厅展出,他还以最后的晚餐为灵感,设计了展览的海报,并把自己的肖像放在中央,取代耶稣的位置。这次的展览非常成功,席勒作品的价格大涨,他也接到许多绘制肖像画的委托。

同年,他在苏黎世、布拉格和德勒斯登所举办的展览也非常成功。

1918年秋天,西班牙流感传染到维也纳。怀有六个月身孕的爱迪丝在10月28日因流感而过世;三日后,席勒也因流感而身故,年仅28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