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i,1904-1989)

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超现实主义画家。

萨尔瓦多.达利,1904年5月11日生于西班牙菲格拉斯,1989年1月23日逝世。西班牙超现实主义画家和版画家,以探索潜意识的意象著称。与毕加索、马蒂斯一起被认为是二十世纪最有代表性的三个画家。

他是一位具有卓越天才和想象力的画家 。在把梦境的主观世界变成客观而令人激动的形象方面,他对超现实主义、对二十世纪的艺术做出了严肃认真的贡献。

达利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除了他的绘画,他的文章、他的囗才、他的动作、他的相貌、他的胡须和他的宣传才能。他用所有这一切,在各种各样的语言中造就了超现实主义这一个专有名词,去表示一种无理性的、色情的、疯狂的而且是时髦的艺术。达利的生活本身就是一个十足的超现实主义者,以至其它的超现实主义者对他的笃诚和绘画成就,抱有强烈的怀疑态度。主要的证据也许就是他那些绘画,没有人能够否认得了他那无尽的才能、想象能力或者他所显示的强烈信心。

 


达利年轻时在马德里和巴塞罗那学习美术,曾兼收并蓄多种艺术风格,显示出作为画家的非凡技能。但是,直到20世纪20年代末期,才由两件事情促使其画风日臻成熟。一是他发现了弗洛伊德的关于性爱对于潜意识意象的重要著作;二是他结交了一群才华横溢的巴黎超现实主义者,这群艺术家和作家努力证明人的潜意识是超乎理性之上的“更为重大的现实”。

为从潜意识心灵中产生意象,达利开始用一种自称为“偏执狂临界状态”的方法,在自己的身上诱发幻觉境界。达利发现这一方法后,画风异常迅速成熟,1929~1937年间所作的画使他成为世界最著名的超现实主义艺术家。

《面部幻影和水果盘》——从这幅作品中发现在上角的梦幻风景,那海湾和波浪,那座山和隧道,同时又呈现出一个狗头形状,狗头的颈圈又是跨海的铁路高架桥。这只狗翱翔在半空中——狗的躯体中部由一个盛着梨的水果盘构成,水果盘又融合在一个姑娘的面孔之中,姑娘的眼睛由海滩是一些奇异的海贝组成,海滩上充满了神秘莫测的怪形异象。正如在梦中一样,有些东西,像绳子和台布,意外清楚地显露出来,而另一些形状则朦胧难辨。 《内战的预兆》


达利的画常搜集梦幻中的表现题材,有些画题直接点题为"梦"。但他的"梦"与其他超现实主义画家画上所展现的"梦"的区别在于,达利创造了一种真实感,还寄寓某些他所特别偏爱的内涵。其中主要的成分是性爱,

比如1929年他画的一幅《欲望的顺应》、1935年的《雾状的头盖骨鸡奸三角钢琴》皆是如此;到1951年,他又画了《年轻妇女被她自己的贞洁所鸡奸》等。除此之外,他还爱画一些现代化了的宗教题材。他说过:"世上唯一的智者是上帝",这在1950~1970年代作得很多,著名的有1951年的《圣徒约翰殉难》、1955年的《最后的晚餐》。这种集中以性爱和宗教为主题的作品,大致作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在战前虽也有些表现人类欲望的"梦"画,但没有这个时期来得狂热。

《哥伦布之梦》取材于15世纪末哥伦布亲率三艘中世纪后期的木帆船,顶着惊涛骇浪,经过70天旅程,终于到达美洲巴哈马群岛的一段史实。哥伦布为了感谢上帝,将该岛命名为"圣萨尔瓦多"意即"救世主"。

达利对于这段历史作了神奇的构思,画上出现许多为古代人的仪仗队伍所习用的旗幡,有十字架、耶稣像和圣母画像等旗幡。可是人物予以现代化(这是他自50年代以来习用的手法)。表现他们登岸时的情景。木帆船在画上显得过于小了。象一条小驳船。旗幡和无尽无休的十字架则出现在虚幻的一个环境中。茫茫大海,有如白皑皑的冰雪之地。一些裸体与半裸体的人浸泡在水中。远处的船也正在源源不断地随来,由于风雪交加,一切似乎是模糊的,处在雾蒙蒙的混沌之中。 它不是一幅实景,是一种意象,是人在梦中常常不够具体的意象。这种超乎现实的真实,令观者在欣赏中感到迷惑难解。这里没有时间与空间的制约。主观上的虚拟性加强了情景的反理性因素。

达利在描绘这类题材时,尤其强调直觉性,或者同时运用意识流,展现人生梦中所能组合的一切。有的直接是从一个患有精神病的认知中或儿童心理的活动中抽取出来的。为了让人感到似是而非,他采取极端的自然主义手法刻画每一个细节,如这幅画上提拽木船的古代青年,旗幡上带有现代明星头像的圣母,浸入水中的侧面青年像,都是非常真实的。素描表现是细腻的,用色是恰到是处的。细致入微与荒诞不经纠缠在一起,一些内容几乎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气氛独特,令人不可捉摸。这就是画家所要达到的目的。

达利认为,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充满着重重矛盾,而解决这些矛盾的"最好办法是精神堕落和呆痴"。所以他总是把性、死亡、梦境与变态心理等作为其主要的描绘课题。《哥伦布之梦》表达了画家对西方现代社会的精神危机的逃避,希望让逝去的哥伦布再一次发现了人类的精神新大陆。


《超现实公寓》 《油画纪念碑》



《记忆的永恒》-1931年。非常典型地体现了达利早期的超现实主义画风。画面展现的是一片空旷的海滩,海滩上躺着一只似马非马的怪物,它的前部又像是一个只有眼睫毛、鼻子和舌头荒诞地组合在一起的人头残部;怪物的一旁有一个平台,平台上长着一棵枯死的树;而最令人惊奇的是出现在这幅画中的好几只钟表都变成了柔软的有延展性的东西,它们显得软塌塌的,或挂在树枝上,或搭在平台上,或披在怪物的背上,好像这些用金属、玻璃等坚硬物质制成的钟表在太久的时间中已经疲惫不堪了,于是都松垮下来。达利承认自己在“记忆的永恒”这幅画中表现了一种“由弗洛伊德所揭示的个人梦境与幻觉”,是自己不加选择的,并且尽可能精密地记下自己的潜意识,自己的梦中每一个意念的结果。而且达利为了寻找这种超现实的幻觉,他曾去精神病院了解患病人的意识,认为他们的言论和行动往往是一种潜意识世界的最真诚的反映。达利运用他那熟练的技巧精心刻画那些离奇的形象和细节,创造了一种引起幻觉的真实感,令观众看到一个在现实生活中根本看不到的离奇而有趣的景象,体验一下精神病人式的对现实世界秩序的解脱。在他所描绘的梦境中,以一种稀奇古怪、不合情理的方式,将普通物像并列、扭曲或者变形。达利对这些物像的描绘精细入微,几乎达到毫发不差的逼真程度,通常将它们放在十分荒凉但阳光明媚的风景里,令人联想到他的故乡加泰罗尼亚地区。在这些谜语一般的意象中,最有名的大概是《记忆的永恒》(1931),画中以平静得可怕的风景为衬托,停留着一只柔软易曲、正在熔化的表。它表现了画家追忆童年时的某些幻觉。 一个虚幻的世界,如同在阳光下一切被溶化了的一般,软瘫的蜡一样的钟表,它们被挂在树枝上,落在不知名的方形体积上,搭在胚胎状的物体上,令人惊疑,感觉莫名状。这一切是在惨淡荒芜的加泰隆尼亚的背景下出现。这是一幅幻象,一切事物不近情理,却又表现了可知的物体。这些软塌的钟表,如今已成为人们心目中的超现实主义梦境物象的同义语了。

从1935年起,在达利的一些画上,经常出现他妻子加拉(Gala)的肖像,但景象十分奇特,不是画她咧着大嘴笑,就是画她坐在一个与她本人一模一样的加拉的对面。这一幅作于1944~1945年间的妻子肖像《加拉丽娜》,则表达了他对弗洛伊德性心理意识的妄想。一个木然前视的中年女性,露出自己的一只乳房,左肩上衣被撕破,她瞪大了满足的眼睛。
1938年,达利在伦敦会见过弗洛伊德,那是这位心理学家离世之前不久的事。弗洛伊德问道:"你的艺术当中有什么东西使我感兴趣?不是无意识而是有意识。"不管这句话是讽刺还是正经的,对达利的启迪是明显的。1940年,达利移居美国,他便决定按古典主义方式来作画。因为从1934年起,达利已被布莱顿开除出超现实主义大会。这幅肖像反映着画家当时的艺术倾向。 加拉与达利是一对天赐良缘。她给达利带来了幸福,可以让他轻松地保持自己癫狂式的生活状态,使达利长期保持了古典画法与弗洛伊德的心理平衡。

 


《背景的达利画加拉的背影》


达利公然承认他的画是在努力表现一种潜意识,他把这种超乎理智之上的东西看成是艺术所要捕捉的"更为重大的现实"。为从潜意识中产生意象,他运用所谓"偏执狂临界状态"的方法,在自已身上诱发出幻觉世界。

这一幅《圣安东尼的诱惑》,是把传统的宗教题材作为诱发幻觉的手段,以表达一个苦行者如何抵制诱惑的意象。画面充满荒诞离奇的魔幻意味。 宗教传说中的隐修士圣安东尼,据传是集体隐修制度的创立者。他自己拟订了一些隐修纪律,从20岁起便禁欲修行。从公元286年前后到公元305年,隐居在尼罗河畔的皮斯皮尔(今戴尔梅蒙)山中。说他终于力胜魔鬼,抵住了种种诱惑。这是一个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广为采用的壁画题材。达利以奇特的想象力把圣安东尼画在左下角处,裸着枯瘦的身体,高举十字架,向那咄咄逼人的奔马与大象伸出,而驮着象征世间种种欲望的女裸体和宗教桂冠的马和大象等,它们的腿一下子升高了好几倍,象着了魔似的在继续升高。四肢越升越细,如抽丝一般,景象十分可怖,也不可理喻。

达利赞成人应该培养真正的幻想,象临床的妄想狂一样,而受理性控制的人的精神背后,仍保留有一些剩余意识。这些剩余意识使人处在静态之中。他还宣传,妄想方式不仅要运用在日常工作中。在他的日常生活里,他就常常故意放任自己的怪僻行为。如他穿一身潜水服出现在1936年伦敦超现实主义画展的开幕式上。他偏爱的幻觉形象常常被不断重复,如带有许多半开的抽屉的人形,蜡样软化的硬件物体,抽丝样细长的兽腿以及物体向四周无重心地飞开的景象,等等。

这幅《波特黎加特圣母像》(在此幅圣母像前后画了几幅)即是一例。 这里的每一局部是画得非常精确,有阴影,有体积,有透视也有质感。但它们是一些违反常理的组合,使观众看后百思不得其解。这幅画是传统圣母像的变革与现代化,并使之分裂。

 



 

《原子的丽达》就是达利回归古典、转折期时的重要作品。该作品表现出的幻想空间,为达利所独创,可以说,如今透过电脑绘图才能完成的影象境界,达利早已捷足先登了。
在画面中,诱人的女子拥着天鹅之首,流露出圣母般的笑容;而天鹅展开硕大的翅膀,依附着她,眼中充满了爱意……。女子与鹅相互融合,让整幅画产生微妙的平衡感,令人幻想翻飞。
他在45岁时创作了《原子的丽达》这幅画,它舍弃了达利一贯的令人观后联想翩翩、奇妙而又令人不安的所谓的“达利风格”,画面充满了寂静与慈爱。
这幅画的主题是希腊神话中的“丽达与天鹅”,丽达是斯巴达王迪达蕾欧斯之妻,是位绝世美女,爱恋丽达的万能之神宙斯变成天鹅,接近住在河边的她并与其共渡良宵。达利把巨匠雷奥纳多.达文西以及丁多列托等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均描绘过的这一古典题材,再度运用,并以其爱妻加拉为模特儿,营造出独特的幻想空间。
1945年,达利为逃避欧洲战祸远渡美国,在那里他获知原子弹在广岛引爆的消息,达利为核武器的出现与其惊人的破坏力而震惊不已。对能在瞬息间毁灭一切的原子的恐怖以及随之而来的大灭亡。达利幻想出一位超越人性、理性的“神”。原子弹爆炸后的第四年,即1949年,达利以原子核构造理论为基础,完成了这幅以神话为主题的《原子的丽达》,它即是新物理学结合古典的一幅名画。
这幅画是达利转折时期的作品,一直保存在画家的身边,最后被置放在具浓郁“达利风格”的达利美术馆里永久展示,它向观画者诉说着众神们永恒的爱情故事,启发人们丰富的想象力。


 

 


 


达利年表

1904 萨尔瓦多.费利佩.哈辛托.达利五月十一日生于西班牙费格拉斯。
1914 达利在费格拉斯天主教中学上学,已崭露绘画天才。
1918 对彩色疯狂酷爱。五月二日,在费格拉斯的市立剧院举办的当地画家画展上初次展出。
1919 定期撰写有关艺术的文章并开始向费格拉斯公立中学办的评论杂志「体育场」投稿。
1921 进入马德里的圣费南度美术学校,学习素描,油画和雕塑。
1922 在巴塞罗那的达茂画廊展出八幅作品。
1923 因无政府主义思想倾向而被捕,在费格拉斯与古罗纳被囚卅五天。
1925 达利首次在巴塞罗那的达茂画廊举行个人画展,引起毕卡索和米罗的注意。
1926 在巴黎曾拜访毕卡索,毕卡索对达利作品印象甚深。
1929 第二次到巴黎,目的是拍摄布鲁维尔的影片《安大鲁西亚犬》。与卡拉相遇相爱。
1931 首次在皮雷.科列画廊展出,后来并三年连续展出两次。
1932 《软锺》在朱利恩.利维画廊初次参加集体展出时,引起纽约艺术爱好者极大的好奇,是达利作品在美国获得成功的开始。
1933 在纽约朱利恩.利维画廊首次展出个人画展。十二月,在巴塞罗那的加泰隆尼亚艺术画廊展出。
1934 在伦敦的兹威默画廊,达利举行了在英国的首次个人画展。十一月,达利与加拉乘坐潜普莱恩号轮船初次到达纽约。
1935 在纽约现代美术馆作题为「超现实主义绘画和偏执狂患者的形象」演讲。
1936 五月,超现实主义实物在拉顿画廊展出,达利以他的设计《康德纪念碑》及《刺激性欲的外套》参展。
1937 达利为避开战争,逃亡至意大利,住在爱德华·詹姆士家里。他和詹姆士一同研究熟悉文艺复兴和巴洛克艺术。
1938 一月,以《下雨天的出租汽车》参加巴黎美术画廊的超现实主义展出。
1939 再度到纽约,参加三月廿一日在朱利恩.利维画廊开幕的个人作品展览会。
1940 纳粹入侵迫在眉睫,达利再度离开欧洲,住在美国维吉尼亚州,卡雷斯·克罗斯比家里。
1941 十月,芭蕾舞「迷宫」于纽约大都会歌剧院首演。歌剧剧本,布景和服装都是达利创作和设计的。
1942 纽约现代美术馆举办达利作品回顾展,并轮流在美国其他八个城市展出。
1944 上演戏剧作品有:《钦尼塔咖啡馆》《感伤的讨论》和《疯子特里斯丹》。
1945 广岛的原子弹爆炸启发了达利,开始他的「核」或「原子」等科学阶段。
1946 返回欧洲,准备在西班牙科加特港定居下来。离家乡费格拉斯约三十哩。
1949 开始对宗教题材有兴趣,也对和谐几何图形理论产生兴趣。
1950 一月,达利在纽约出版了「备忘录」。
1954 在罗马,威尼斯和米兰展出重要作品回顾展。
1960 二月,在纽约展出《哥伦布发现美洲》个展。
1961 在威尼斯首演「加拉的芭蕾舞」,达利设计布景,道具和服装。莫里斯.贝贾特编导。
1964 达利被授与西班牙伊莎贝尔大十字勋章。五月,书籍「一位天才的日记」出版。
1965 纽约现代艺术画廊展出达利所有重要作品回顾画展。此时他开始对摄影和二度空间艺术发生兴趣。
1969 「变态的情欲」出版,这是他的偏执狂临界状态手法达到最高潮的作品。
1970 和西班牙建筑师埃米利奥·佩雷斯·皮涅罗研究建在费格拉斯达利博物馆的初步计划。
1971 美国俄亥俄州克利夫兰的达利博物馆正式开幕。达利第一部画集「是的(Oui)」出版。
1972 纽约诺德勒画廊展出他的摄影作品。
1974 三月,在德国法兰克福的史达德尔美术馆,举办作品回顾展。九月十八日,费格拉斯达利博物馆开幕。
1975 尼康公司资助摄影展,主题为「达利,偏执狂临界状态方法,客观偶然性和第三度空间」。
1976 十月,将一本著作「哲学家的炼金术」存入巴黎国立图书馆。
1978 四月,在纽约古金汉博物馆展出第一件超立体主义的作品。
1980 在伦敦泰德画廊举行达利主要作品回顾展。
1982 妻子卡拉病逝。达利隐居在恩波达。创作有些是他自己设计的新主题,有些是从米开朗基罗的作品中取材的。
1983 四月十五日,西班牙国王与王后,为马德里西班牙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从1914到1983年400件达利作品选作」展览剪彩。
1984 三月廿七日,在费格拉斯正式设立加拉-萨尔瓦多·达利基金会。
1986 缠绵病榻且闭门谢客,可以接近他的只有医疗小组和最亲密的合作者。
1988 十一月,病情恶化,被送到巴塞罗那的科龙医院。在医院中,西班牙国王亲自探视,达利将自己写的一本诗送给他。
1989 心脏病突发,一月廿三日於费格拉斯医院中去世。他的遗体用防腐剂保存。安葬在达利博物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