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西涅克(Paul Signac,1863-1935)

新印象画派代表人物

他是位狂热的人,醉心于绘画,科学,文学,政治,一句话,他热爱他所处的时代.
他从来都是最彻底的,既强壮又开朗,与其说象位画家,不如说象个布列塔尼水手.
他讲起话来又快又急,既夹带着让人不能重复出来的字眼,又有着可亲的温柔.
他的狂热,好斗精神,智慧,坚定不移,都丝毫不能说明他的特点.而在他甚至最狂热的爆发时,也没有渺小低下之处和无缘无故的恶意.
他的坚定是实实在在的,主意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他可不是那种注定要使生活简单,逐走一切不该进入自己小圈子的事物的人.恰恰相反,他有着每次接触新东西时都变得生动活跃的信念,时刻准备攀上更高的水平.
他的话不管多么生硬,都出自一颗慷慨仁慈的心,是为真理而发.开放精神使他完全同意有各种各样达到真理的办法,承认有时与他根本对立的研究的合法性.但是,在艺术上,一如在生活中,他始终与野心家,伪善者,拍马者,自命不凡者誓不两立.斗争是他生活的一部分,艺术斗争也如社会斗争一样,因为他似乎有更多的精力要提供给渴望行动的坚强气质使用.



西涅克出身资产阶级家庭,在年少时,投身绘画的决定并未遇到什么阻力.开始时,他受到莫奈的影响,那时莫奈还远未为人所赞赏.在二十一岁时,他便参与创建了独立派画家协会,在该沙龙首次展出作品,并与乔治·修拉结交.他们两人密切合作,很快便奠定了十九世纪末最重要、最革命的运动一新印象派的理论基础.他使一群颇有天分而又信念坚定的同伴聚集在他们周围.其中,主要有加米叶·毕沙罗及其子吕先,亨利·埃德蒙·克罗斯,马克西米利安·吕斯,夏尔·昂格朗,伊波利特·珀蒂让,德奥·梵·利塞伯格,阿尔贝·杜布瓦·彼埃和其他一些人.西涅克是该组织的动力,不懈地努力增加信徒的人数,写信和讲座不放过任何一个宣扬自己的信仰和科学的机会.在1891年,修拉早逝之后,他便担负起继续领导朋友们,为自己的思想而斗争的重任.


作为伟大的航海家,西涅克游历了和画下了法国所有的港口,他还驾驶帆船从荷兰一直航行到科西嘉岛.他浏览了阿尔卑斯山,意大利,君士坦丁堡.在许多年中,他的泊船地点是圣特罗佩.这是他"发现的"港口,正如他"发现过"伯散港,科利乌尔等一样.他从这些旅行中带回大量鲜艳夺目的水彩画,铅笔的线条和振颤的颜色交织在一起,运笔自发流畅,令人赞叹地捕捉住每一事物变化着的面貌.在画室里,他就是根据这些写生记录,到精心准备的大画布上去作油画的.他巧妙地使大自然的各种成分平衡起来,以达到他所谓的"最和谐,最明亮,最多彩的结果".画家的忠实好友费利克斯·费内翁这样形容过西涅克的画:"他的色彩象海浪一样扩散着,分出层次,碰撞着,互相渗透着,形成一种与曲线美相结合的丰富效果.他用以表达这些欢乐和冲突的调色板史允许有纯色.画家把它们按照光谱上的顺序排列起来,减弱着相邻的颜色,尽可能地建立起它们的色阶顺序.进行着生死竞争的一系列笔触把它们排列在画布上,恰好与该部分的固有色,光线的颜色,这种那种反光的颜色相符.眼睛发觉了正在诞生之中的光学混合.这些成分的重迭和排列保证了色彩的变化,颜色的单纯保证了清新,光学混合保证了明亮.和色素混合相反,一切光学混合都倾向于明亮."

 

西涅克有着永不短路的好奇心,如饥似渴地研究谢弗勒尔确定的光学规律,并时常拿起笔来,撰文传播自己的想法.他写的一部著作《从欧仁·德拉克洛瓦到新印象派》(1899年)成为新印象派真正的圣经.他还写过一篇关于《容金德》的论文,一篇关于《绘画主题》的极为明智的文章,《修拉及其朋友们画展的序言》,(巴黎,1934年),以及一部日记,其中1894-1899年部分发表在《美术新闻》(1949-1953年)上.由于众多的活动还满足不了他始终沸腾的性情,他于1908年担任了独立派画家协会主席.在二十六年之中,他不遗余力地为伙伴们服务,始终鼓励青年(他是马蒂斯作品最早的顾客之一)为一种始终崭新的艺术的原则不断地斗争.他的强大个性使他在任何地方都置身前列,这就使人有时忘记了这个积极的,有决定性影响的人同时还是一位极有天分的,敏感的,富有诗意的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