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画像》_(1895年).110.5x85cm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1863-1944)

伟大的挪威画家,现代表现主义绘画的先驱。

爱德华·蒙克是具有世界声誉的挪威艺术家,西方表现主义绘画艺术的先驱。他的绘画带有强烈的主观性和悲伤压抑的情调。毕加索、马蒂斯就曾吸收他的艺术养料,德国和法国的一些艺术家也从他的作品中得到启发。
人们发现,在绘画艺术中,精神分裂症能唤起没有艺术素养的人的艺术活力,有时还能增加已成名的艺术家的创造力。也许像心理学家们所表明的那样,艺术家确实存在潜在的精神病的倾向,而艺术创作则有助于防止潜在的精神错乱表面化。有位作家曾说过:“有时我奇怪,所有那些不写作、谱曲或画画的人是怎样做到得以逃避发疯、忧郁、惊恐这些人类境遇中总是存在的东西”。这种绘画的治疗作用在表现主义绘画之父爱德华·蒙克身上表现得犹为明显.
 


《跳舞》_(1899-1900年). 《两个女人在海边》_(1898年).45.5x51cm 自画像 《吸血鬼》_(1893-1894年).109x91cm 春天 模特儿 _(1900年).84.5x109cm 自画像_(1906年) 《在桥上的女孩儿》_(1899-1900年). 《爬行者》_(1898年).119.5x121cm 《吻》_(1897年) 《在树下》_(1937年).116.5x119cm _(1907年).15.2x14.9cm 《青春期》_(1895年).150x110cm 《圣母玛丽亚》_(1893-1894年).90x68.5cm 《姐妹》_(1884年) 姐妹 _(1896年).41x47cm 《凶手》_(1919年). 《实习医师》_(1896年).46x26.5cm _(1896年).28.8x21.9cm _(1911-1912年).131x160cm 《春天》_(1890年). 《晚间》_(1892年).121x84.5cm _(1894年).125x93cm 《蓝装妇女》_(1921年) 《爱娃》_(1903年).60x46cm 《警句》_(1915年).50.4x64.7cm 《街道》_(1902年). 夜晚 _(1930年).59.3x32.4cm 《海边的男女》_(1906-1907年). 《波浪》_(1921年) 《星夜》 _(1893年).118.5x90cm   

  蒙克于1863年出生在挪威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位知识渊博、阅历丰富的军医,母亲也受过良好的艺术教育.在他5岁那年,母亲因患肺结核而去世,姐弟五人由姨母代养,母亲去世后,父亲难过得好几天没有走出家门,他抑郁的神经强烈地感染了失去母亲的蒙克,这是他一生中首次感受到死亡的恐怖.蒙克13岁那年,年长两岁的姐姐也因肺病去世.

《母亲死了》_(1899-1900年)《在灵床旁》_(1895年)病孩

  蒙克与姐姐关系十分相好,感情极深,她的死再次刺激了蒙克的神经.接下来他的妹妹也患了精神分裂症.这一系列的打击所引发的伤痛,深深地印在了蒙克的内心里,决定了蒙克的性格和他前半生创作的基调.从他的《病孩》、《母亲之死》和《在灵床旁》等作品中我们能很清楚地看到这一点.特别在1889年父亲去世后,他的精神更是无法寄托,性格变得忧郁而孤僻.孤独、绝望、死亡等感觉深深地困扰着年轻的蒙克,到了非表达不可的程度.他要呐喊,他要画出活生生的人们,以及他们的呼吸、感觉和受苦受难.在这一时期,他画出了他最重要的作品《呐喊》.画面表现的是一个形似成形婴儿的小人张着口从桥上跑来,远景是海湾和落日景象.天空像滚动着的血红色波浪,令人感到震颤和恐怖,仿佛整个自然都在流血.蒙克后来在谈及此画时说:"我和两个朋友一起走着,夕阳西沉,天空变得像血一样红,我忽然无精打采,极度疲倦地止住脚步,黝黑色的海峡和道路显示着血与火一样的光舌.

《呐喊》_(1893年).83.5x66cm朋友走着,我却一个人停在那里因不安而颤抖着,我感到了自然强烈的呐喊."
  
  蒙克的《呐喊》和他所有的作品一样,都是通过自身体验才画出的,他不是为了艺术而艺术,他所表达的只是有关他自己的忧郁和不安.这就是他的创作的原动力所在.蒙克正是通过创作才打开了自己幽闭着的情感通道,在不自觉中泄露了自己无意识的情感,使内心产生的巨大精神能量得以渲泄.正如弗洛依德相信梦能使紧张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一样,通过艺术来表达情感可以使他自己达到一种较为平和的状态.倘若不是通过大量的创作来表达自己,那他也许早就像其妹妹一样过早地精神崩溃了.

  不幸的是,蒙克还是在1908年精神分裂了.在精神分裂中,他的精神得到了最彻底的解脱.从丹麦的哥本哈根接受治疗回到挪威后,他仍能以很高的热情坚持创作,他为奥斯陆大学讲演厅创作热力四射的巨大壁画《太阳》,也画了一些诸如《扫雪回家》和《工人回家》等纯朴自然的画作,但他作品所表达的东西与发病前彻底不同了,作品变得明亮、宁静而富哲理.这就是美术史学家们所称的"第二时期".从这一时期的作品中我们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蒙克内心的痛苦和冲突已经被释放得无影无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