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斯塔夫·克里姆特 (Gustav Klimt,1862-1918)

新艺术运动的主要画家

奥地利表现主义画家;维也纳分离派的创导者;奥地利象征主义和新艺术主义代表人物。

克里姆特的画面具有强烈的装饰色彩,人体扭曲变形,色彩和谐,达到一种略带颓废和矫揉造作的美感。绘画风格带有浓郁的伤感情调。他的主题总不大明朗,反映画家在探索人生种种难以遏止的欲望中的苦闷。这是北欧艺术的一个共同特点。日耳曼民族素有严肃、深沉和富有哲理性的精神,我们从16世纪德国的丢勒等的作品中可以见到这种精神。有时,这种象征艺术还掺杂着神秘感。


雅典娜智慧女神_(1898年).油画.(75x75cm).克里姆特1862年7月14日生于维也纳一个制作金银首饰的世家,家传的金工技艺对画家一生的道路产生了深刻的影响。15岁时,他和兄弟一起进入维也纳工艺美术学校,在那里接受了系统的绘画技巧的训练。毕业后,参加维也纳建筑师公会,承担壁画和建筑装饰工作。1888年他为维也纳城堡剧院绘制壁画《戏剧的历史》,受到公众的肯定。后又为艺术博物馆绘制楼梯通道壁画《艺术的保护神一一雅典娜》,构图巧妙多变。这时, 克里姆特虽然较多地运用装饰手法,但风格仍然是古典主义的。
克里姆特是一位有建树的装饰画家和壁画家,他以一种高度象征性的风格,一直工作到1890年代的中期。1897年,他参加了一个年轻艺术家的小组,这个小组,是由奥地利画家协会,分离派构成的(意思是与学院派分离)。从这个时候起,他积极从事于维也纳分离派的出版和展览。他为维也纳大学所做的色情的、象征性的壁画,以及在二十世纪头十年中,为布鲁塞尔的斯托克尔宫所做的伟大的新艺术运动壁画工程,引起了许多的流言蜚语。

美人鱼_(1899年).油画.(82x52cm). Fritza的肖像_(1906年).油画.(153x133cm). 希望2_(1907-1908年).油画.(110x110cm). 人生_(1905年).油画.(178x198cm). Adel的肖像_(1907年).油画.(138x138cm). Emille的肖像_(1902年).油画.(181x84cm) 婴儿_(1917-1918年).油画.110.9x110.4cm 女朋友_(1916-1917年).油画.(99x99cm). 敌对力量(贝多芬横饰带)_(1902年).壁画.(216x137.8cm). Danae_(1907-1908年).油画.(77x83cm). 黑羽毛帽子_(1910年).油画. 满足_(1905-1909年).壁画.(195.4x121cm). 期待_(1905-1909年).壁画.(195.4x121cm). 渴望快乐(贝多芬横饰带)_(1902年).壁画. 新娘_(1917-1918年).油画.(166x190cm). 希望_(1903年).油画.(189x67cm). 死亡和生命_(1916年).油画.(178x198cm). 处女_(1913年).油画.(190x200cm). 吻_(1907-1908年).油画.(180x180cm). 亚当和夏娃_(1917-1918年).油画.(173x60cm). 桦树林_(1903年).油画. 花园_(1905-1906年).油画.(110x110cm). 乡间住宅_(1914年).油画.
 

  1897年为维也纳大学创作的壁画,是他风格的大转变。这组壁画按维也纳大学的3个系绘制,分别为《医学》、《法学》、 《哲学》。 画面利用象征手法, 描绘了人世的苦难相,带有消极厌世的灰暗色调,作品完成后遭到大学院士会的非难,被拒绝接受。在这个时期,克里姆特和一部分激进的青年画家从古典主义把持的美术家协会中分离出来,被称为"维也纳分离派"。它和南欧的"新艺术运动"、德国的"青年风格"都倾向于追求装饰性和形式感,是促进欧洲工艺美术设计事业的重要力量。
  

颂诗愉悦(贝多芬横饰带)_(1902年).壁画.  1900年,克里姆特把被维也纳大学退回的壁画在巴黎博览会展出,受到青年艺术家的热烈赞誉。从而奠定了他在奥地利画坛的领导地位。1902年,和雕塑家克林格尔一起承担贝多芬音乐厅的装饰工作,主雕像《贝多芬》由克林格尔完成,雕像背后的墙壁上,由克里姆特创作了装饰性饰带《音乐》,十分成功。

生命的树_(1905-1909年).壁画.(195x102cm).  1909年,克里姆特为布鲁塞尔斯托克莱特公寓的餐厅创作的壁画《生命之树》,大胆而自由地运用各种平面的装饰纹样,形成富有东方色彩和神秘意境的效果。
  
 


 

水蛇_1(1904-1907年).壁画.50x20cm.   克里姆特虽然没有到过东方,但对东方艺术,尤其是中国的民间木版彩印年画却具有浓厚的兴趣。他搜集了许多民间年画,反复揣摹。据说,在他的书房里就挂着中国木板水印的"门神"画。他对木板年画的强烈色彩尤其喜爱,曾经在许多幅人物肖像作品中使用年画中的戏曲人物作背景,显得别有情趣。东方风格加上祖传的金银首饰工艺技巧,使 克里姆特的装饰艺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他大胆地在作品中运用沥粉、贴金箔、嵌螺钡、贴羽毛等等特殊技巧,取得特殊的艺术效果。

 

水蛇_2这里的《水蛇--I》,便是运用蛋彩、沥粉、贴金等多种方法画成的。画中淡青色的人体同婉蜒的蛇体交织在一起,金、翠两色的水草纹穿插其间,组成一种近乎抽象的、由点和线构成的音乐的韵律。他的另一件《水蛇--2》是横构图,也是近乎抽象的装饰化构图。这两件水蛇系列作品,表现了 克里姆特晚年创作中追求怪异、畸形和色情的倾向。这主要是受到他的朋友、著名心理分析学家和精神病医生弗罗依德的影响。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影响,奥地利经济萧条, 克里姆特本人的生活也相当清苦。
  
  1918年2月6日,身患感冒的克里姆特并发伤寒而去世。他的主要作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又被毁于战火,现今所存已为数不多。


克里姆特所处的时代是欧洲文化处在世纪末的时代。社会文化思潮极其复杂。一些不愿再受权力制约的青年艺术家几乎都蕴有想争脱束缚的自由思想要求。 克里姆特就曾激动地宣称:“我已经受够了政府美术检查官的气。我要自立更生,我要自由,我要挣脱一切阻碍我工作的莫名其妙的干涉,我要回到自由中去,恢复它。并且拒绝政府给我的一切帮助,我否定一切!”克里姆特把油画引向这种装饰风格的境地,肯定是经受着巨大的压力。 克里姆特的艺术形式探索是有意义的。除了反映其时代特征外,他还为东西方近代美术的对话提供了开拓性的园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