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安·米罗(Joan Miro,1893-1983)

二十世纪绘画大师,超现实主义绘画的伟大天才之一。

米罗艺术的卓越之处,并不在于他的肖像画或绘画结构,而是他的作品有幻想的幽默——这是其中一个要素。另一个卓越之处就是,米罗的空想世界非常生动。他的有机物和野兽,甚至他那无生命的物体,都有一种热情的活力,使我们觉得比我们日常所见更为真实。


 



  米罗是非常多产的,画风始终如一而又多样变化。以至想要一般性地追述一下都十分困难。早期作品受塞尚、梵高和毕加索及野兽派画家的影响,作品或带有极为精雅的色彩和线条的运动,或具有立体主义的作风。在1920年代中期,他在他的新天地中,探索了非常困难的一些方面,从《哈里昆的狂欢》的复杂性,到《犬吠月》和《人投鸟一石子》这类作品非常有魅力的单纯性。1928年他访问了荷兰,受到荷兰少有的几个大师的影响。他制作了一系列的绘画,题名为荷兰的室内,那是从真实到幻想变形的实例。

自画像_(1919年).油画.(73x60cm). 子夜之歌 夜景_(1940年).蜡笔.粉.油画.(38x46cm). 静物和兔子_(1920年).油画.(130x110cm). 荷兰室内之一_(1928年).油画.(92x73cm). 女诗人 农场 犬吠月_(1926年).油画.(73x92.1cm). 果树 农场_(1921-1922年).油画.(132x147cm). 持镜裸女_(1919年).油画.(112x102cm). 碳化物灯_(1922-1923年).油画.(38x48cm). 耕地_(1923-1924年).油画.(66x92.7cm) 逃命之梯 雄鸟报晓_(1923年).油画.(180x274.3cm). 狂欢节 马.管和红花_(1920年).油画.(82.5x75cm). 辙迹 重要人士_(1934年).油画.(193x171cm). 绳子与人物_(1935年).木板油画和绳子.(106x75cm). 西班牙舞者的肖像_(1921年).油画.(65x56cm). 卡泰隆的乡下人_(1924年).油画.(57.5x45cm). 菜园 人投鸟一石子_(1926年).油画.(73.7x92cm). 蓝色之二_(1961年).油画.(271.4x355cm).是一个最纯粹的色场绘画的例子,一片巨大的蓝色背景上,带有一排色彩鲜明的椭圆色块,微生物横穿画面,在乳胶中向前爬动。 肖像_(1938年).油画.(130x97cm). 绘画_(1953年).油画.(200x377cm).是在造型、图案和色彩上十分大胆的作品。在多变的背景上,艺术家组织结构各种物体、符号和人物,运用了粗壮厚重的笔触和强烈的色彩。 坐着的女人_(1938年).油画.(163.4x131cm). 黎明.淋浴.香水_(1954年).木板粉画.(108x55cm). 星空

 

哈里昆的狂欢_(1924-1925年).油画.(66x93cm). 《哈里昆的狂欢》是第一幅超现实主义的图画:在一个奇特的空间逆转感。室内举行着狂热的集会,只有人类是悲哀的,那人带有颇为风雅的胡子,叼着长杆的烟斗,忧伤地凝视着观者。加泰隆风景_(1923-1924年).油画.(65x100cm).围绕着他的是各种各样的野兽、小动物、有机物,全都十分快活。没有什么特别的象征意义,画家充分地描绘了一种辉煌的梦幻形象。

《加泰隆风景》中的幻想,虽然神秘但很生动。在画中,黄色和橙黄的两块平面,相交于一条曲线。猎人和猎物都画成几何的线条和形状。一些不可思议的物体散置在大地上,有些可以辨认,有些好象暗示海上的生物或显微镜下的生物。


 


 

    1920年代末至1930年代初,米罗开始探讨拼贴和装配,并创作了一些怪人物。这些探索一直又继续搞了十年。这个时期给人印象最深刻的作品,就是1933年的大型组画,到此时为止,这也是最抽象的作品。有一些是以拼贴的要素为基础的,把从报纸上撕下来的真实细部,贴到纸板上。母题有工具、家具、碟子和玻璃器皿,暗示他的抽象有机形状,有时是指面部或人体。这些绘画的意图是以抽象为主体,并用中性的标题表现出来。绘画_(1933年).油画.(173x195cm).

    《绘画》是最完整的非人物画,而且在运用暗色调方面,也是令人印象最深的作品。如柔和的绿色蓝色以及退晕的褐色调子。在很有气氛的色彩背景上,漂浮着以黑色为主体的抽象有机的形状。有一块勾白色的色块,另一块是鲜亮的红色,其它一些只是勾了黑轮廓。与米罗1920年代的绘画相比,这件作品恬静而神秘。

荷兰室内之二_(1928年).油画.(92x73cm).    《荷兰室内之二》.米罗从斯蒂恩的绘画《猫的舞蹈课》着手,把它改画成《荷兰室内之二》,这是一些无定形的形状,漂浮在含糊的空间里, 是一幅生动的梦间幻影。斯蒂恩原画当中的多数人物和物体,都有保留在画里,如何解释这些人物和物体,看来是令人迷惑的。从窗洞里窥视的人物,已经变成了一团鬼气。米罗画的一组人、物,都包罗在一个略呈椭圆状的色块之内,端部有一个箭头和一个小怪物,看上去是受到斯蒂恩画中紧凑的人物构图的启发。

托儿所的装饰画_(1938年).油画.(80x320cm)
  在这一段平静和抽象间隔之后,米罗继续搞他的带有野性的绘画,《托儿所的装饰画》是一幅最大的作品。虽然看上去很强烈,如在鲜蓝的背景上画了黑色和红色的怪物,但这些兽类却并不怎么吓人。即使在艺术家心目中最凶残的兽类身上,人们也感到艺术家那慈祥样的心怀。

静物和旧鞋_(1937年).油画.(81.3x116.8cm).     更令人激动的作品是《静物和旧鞋》,显示了这位非政治的艺术家,为反对西班牙内战的法西斯分子而做出的深切的反应。《静物和旧鞋》的形象是明确的,有旧鞋、酒瓶、插进叉子的苹果,还有一端变成一个头盖骨的一条切开的面包。所有这一切都有安排在一个捉摸不定的空间里,色彩、黑色和凶险的形状令人厌恶。这件作品并不是特别的象征,而是反映了米罗对发生在他所热爱的西班牙事变的痛感和厌恶之情。他是以物体、色彩和形状来声讨腐朽、灾难和死亡的。在这个时期,米罗画了一幅线描自画像。瞪大的眼睛和紧缩的嘴唇,反映了他的恐怖观念。严酷的绘图和催人入眠的正面化形象,标志着他继承了自己的早期风格。

 


  随着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米罗就定居在帕尔马·德·马略卡。在与战争隔绝的年月里,他需要沉思和重新评价一切,这促使他阅读了一些神秘文学作品,并且聆听莫扎特和巴赫的音乐。到了1942年,他制作了一些标题为星座的小幅水粉画,这些作品是他的最错综最抒情的构图,又恢复了他1920年代作品的优美和华丽。但是,艺术家这时所涉及的是飞翔和变形的构思,是他所瞑想的鸟儿迁徙、蝴蝶群季节性的更替以及星座和银河的流动等变体画。这些星座画,于1945年在纽约的皮埃·马蒂斯美术馆展出,并促成了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画家的出现。从1930年开始,米罗已在纽约定期展出作品,除了毕加索和马蒂斯之外,他比当代欧洲的任何大师都更为知名。作为超现实主义的有机抽象这一支派的领导人物,对年轻一辈美国画家,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这些人,当时正在摆脱社会现实主义和地方主义,寻找新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