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塞尚 (Paul Cezanne,1839-1906)

后期印象画派的代表人物;毕生追求表现形式,对运用色彩、造型有新的创造,被称为“现代绘画之父”。
在可以被当成二十世纪探索绘画先知的十九世纪画家中,从成就和影响来说,最有意义的乃是塞尚。他是一个很少为人理解的孤独者。他终生奋斗不息,为用颜料来表现他的艺术本质的观念而斗争。这些观念扎根于西方绘画的伟大传统之中,在包容性方面,甚至属于艺术中最革命的观念之列。




 


  
  塞尚说过要“使印象主义成为象博物馆的艺术一样巩固的东西”,被文艺复兴所激发出的这句议论常被引用又屡遭非难。
  塞尚在他的作品中,所寻找的就是真实,即绘画的真实。由于他逐渐感到,他的源泉必须是自然、人和他生活在其中的那个世界的事物,而不是昔日的故事和神话。他希望,把这些源泉里出来的东西转换成绘画的新真实。
  塞尚的成熟见解,是以他的方式经过了长期痛苦思考、研究和实践之后才达到的。在他的后期生活中,用语言怎么也讲不清楚这种理论见解。他的成功,也许更多地是通过在画布上的发现,即通过在画上所画的大自然的片断取得的,而不是靠在博物馆里所做的研究。

静物和水壶_(1893年).油画.(53x71cm). 餐巾和水果_(1900年).油画.(47x56cm).  浴女_(1898-1905年).油画.(208×249cm). 《浴中男人》 支着肘的男人_(1890年).油画.(92.5×73.5cm). 戴帽子的自画像_(1875年).油画.(55×38cm). 穿红背心的少年_(1893-1895年).油画.(89.5×72cm). 《打牌的男人》_(1892-1896年).油画.(47×56.5cm).塞尚最出色的一幅构图。色彩效果是以坐在左边的玩牌者上衣的紫蓝色同坐在右边玩牌者的黄色带有蓝色阴影的形象对比,以及这些颜色同背景、肉体的红调子、桌子的黄调子的对比为基础的。这幅作品通过千变万化色调造成了形象刻画的立体感。形象刻画的有力和性格特征表现、情节动作的准确、整个构图全都表明,色彩的强度非但不妨碍形成整体的统一,反而还强调了它。如果用连贯的轮廓线,就很可能导致人物形象的孤立,而在这幅画里塞尚不用这样的轮廓线,画中的人物正像这幅画上的桌子和背景那样,都仅仅是由一片片色彩组成的,因此他们结成了一个组体。塞尚在这里以“变调”代替了“造型”,即以各个色区的有节奏的变换代替了形象的塑造。色块的结合主要不是取决于画面总的结构,而是取决于各个场景的相互关系。塞尚曾说过:“画画并不意味着盲目地去复制现实;它意味着寻求诸种关系的和谐。”从这些关系中所产生的统一,不是物理性质的,而是精神性质的。因此,塞尚才在他没有画出这两个农民的“骨架”之处画出了他们的性格。“观察对象就是要揭示出自己模特儿的性格。”塞尚画的农民,像肖像那样富有个性,像观念那样包罗万象,像纪念碑那样庄严,像纯洁的良心那样健全。“我最喜欢那些年事已高的人的模样,他们因循世俗,顺随时务。请看看这位年迈的咖啡馆老板,多么有风度!”塞尚眼里的高尚风度,不是表现在各种虚设上,而在于真诚直率地表现人民的生活一一符合真实的生活。 《弹钢琴的女孩》 久夫洛瓦的肖像_(1895年).油画.(116×89cm). 肖像_(1906年).油画.(65×54cm). 普罗旺斯的山_(1886-1890年).油画.(65×81cm). 加尔达那的风光_(1885-1886年).油画.(92×73cm). 松树_(1900-1906年).油画.(72×91cm). 别墅_(1904-1906年).油画.(73×92cm).   维克多山_(1890-1900年).油画.(81×100cm).   


  《埃斯泰克的海湾》由于有大量的复制品而到处可见,但要认识到当时这幅画是多么革命,那就困难了。这幅画的空间,没有象文艺复兴或巴洛克的风格那样,退缩进一种无限深远的透视中去。前景中的建筑物聚拢在一起,紧紧靠近观者。建筑物简化成立方体,侧立面的色彩提得很亮。坚持凡是与画面平行的、呈正面化的色彩形状都具有同一性,凡与画面垂直的色彩形状则不然,因而使建筑物突出了。前景的建筑物和房前屋后的树木是以赭色、黄色、桔红色和绿色构成的,当它们从眼前变得愈来愈小时,可在清晰度上简直没有差别。虽然前景的房子、屋顶、烟囱和树木等要素,都可以辨别得一清二楚,但却难以想象它们是存在于自然空间的物体。假如我们想找一下围绕着房子和烟囱等实体的空间和空气,我们就会发现,空的空间是根本不存在的。前景房子右边的那些树,在深度上应当离房子稍远些,而实际上,树就在房子旁边,树是用斑驳的色彩形状来表现的。塞尚希望用色彩重新创造自然,他认为,素描是正确使用色彩的结果。在《埃斯泰克的海湾》中,轮廓线就是两个色块的汇合处。既然这些色彩在明度或者色相对比上实际发生了变化,所以它的边缘也就完全限定了。然而,这种限定的特点,倾向于把色块统一和连接成一体,而不象传统的素描手法中,将色块分开。在此画的构图中,塞尚的知觉概念的直觉认识是明显的,修拉曾在科学的教科书里勤奋地研究过这些概念。对塞尚来说,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发现眼睛是连续而同时地观看一个景色,这就给予绘画的结构构成以深刻的含意。
  毋庸置疑,塞尚是二十世纪立体主义和抽象绘画之父。但是,即使在他生命之末,也从未有过任何想完全脱离现实的愿望。当他说起“锥体、圆柱体和球体”的时候,也没有把这些几何形状当做最终结果,也不想把风景或静物最后加以抽象。抽象对于他是一个方法、一个中间站,在这里,他剥去了他所看到的无关紧要的枝节问题,旨在重建作为独立绘画的自然景致。所以,最终的结果,就很容易地从原始的母题中辨认出来,对于这些景致所进行的大量拍照可以得到证明。但是也有着本质上的不同,绘画除了各个部分具有独到的真实以外,它是一种类似。
  《埃斯泰克的海湾》的中景部分是海湾,这是一片强烈浓重的色块,各种各样的蓝色,从画布的这端延展到另一端,建立起经过细致融合的笔触。海湾的后面,是一排蜿蜒起伏的小山,山的上空是淡淡的、柔和和蓝天,里面只加了一些极淡的玫瑰红笔触,象是落日的余辉。艺术家在画的边缘切断了空间,这种切断空间的手法具有否定在深度中消退幻觉的效果。海湾的蓝色,甚至比前景的褐色和红色更强烈地表现自己,结果空间变得模棱两可又相类似。我们必须把它当做深度中的全景画来理解,同时又把它当做在画表面上搞色形排列组合来理解。
  尽管塞尚有过不停的斗争和犹豫不决以及不满意的时候,但在这一件作品中他要干的事无疑是取得了辉煌的成功,这是毫无疑问的。塞尚这所以能够建立一个新的绘画概念,并对二十世纪绘画的行程发生了六十多年的影响,乃是靠了印象主义者们的色彩和瞬间幻象,以及古代大师们的训练和坚实的结构,更重要的是靠了他那观察自然的强烈而敏感的知觉。

  塞尚是那样一心一意地献身于风景、肖像和静物各个主题,世界上的艺术家很少有人能比得上他对艺术史的贡献。为了理解这个事实,就有必要弄懂他的主题所包含的共同问题。他参予了所有主题的再创造,或景色、物体和人物的再现。在《静物苹果篮子》以及其它许多静物中,塞尚在表现上所获得的成功甚至超过了巴尔扎克的言语描述。对于塞尚来说,如同其他的前辈和后辈艺术家一样,静物的魅力显然在于,它所涉及的主题,也象风景或被画者那样是可以刻划和能够掌握的。塞尚仔细地安排了倾斜的苹果篮子和酒瓶,把另外一些苹果随便地散落在桌布形成的山峰之间,将盛有步糕点的盘子放在桌子后部,垂直地看也是桌子的一个顶点,在做完这些之后,他只是看个不停,一直看到所有这些要素相互之间开始形成某种关系为止,这些关系就是最后的绘画基础。这些苹果使塞尚着了迷,这是因为散开物体的三度立体形式是最难控制的,也是难融汇进画面的更大整体中。为了达到目标,同时又保持单个物体的特征,他用小而偏平的笔触来调整那些圆形,使之变形或放松或打破轮廓线,从而在物体之间建立起空间的紧密关系,并且把它们当成色块统一起来。塞尚让酒瓶偏出了垂直线,弄扁并歪曲了盘子的透视,错动了桌布下桌子边缘的方向,这样,在保持真正面貌的幻觉的同时,他就把静物从它原来的环境中转移到绘画形式中的新环境里来了。在这个新环境里,不是物体的关系,而是存在于物体之间并相互作用的紧密关系,变成为有意义的视觉体验。画完此画七十年之后的今天,当我们来看这幅画的时候,仍然难以用语言来表达这一切微妙的东西,塞尚就是通过这些东西取得了他的最后成果的。不过,我们现在能在不同的水平上领悟到他所达到的美了。他是绘画史上的一位伟大的造型者,伟大的色彩家和明察秋毫的观察家,也是一位思绪极为敏捷的人。
  这幅静物象他的许多静物一样,也可以说是幅风景。赭色的前景、淡蓝的背景、桌布的“雪峰”以及散落在场景之中的苹果的偶然秩序,所有这些都使我们联想起《埃斯泰克的海湾》或《圣·维克多山》的许多景色。他的人物习作,象《玩牌者》的各种稿本,使人想到他在绘画中追求厚重、封闭的建筑感。在《穿红背心的男孩》中,包围着空间的装饰帘子亦是如此。

  1890年以后,塞尚的笔触变大,更具有抽象表现性。轮廓线也变得更破碎、更松弛。色彩飘浮在物体上,以保持独立于对象之外的自身的特征。这些倾向,导致了他临终前几年的那些奇妙的自由绘画。《圣·维克多山》就是这样一类绘画的杰作之一。笔触在这里起了优秀交响乐团里独奏家的作用。每个笔触都根据自身的作用,很得当存在于画面之中,但又服从于整体的和谐。这幅画里既有结构又有抒情味,人们可以看到,艺术家达到了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结构和色彩、自然和绘画的综合。它属于文艺复兴和巴洛克风景画的伟大传统,然而,又象眼睛所看到的那样,它又被看成是个人知觉的极大积累。画家将这些分解成抽象的成分,重新组织成新型的绘画的真实。

 


塞尚年表:

1839年1月19日 生于法国南部古城普罗旺斯艾克斯,父亲为路易·奥古斯都·塞尚,母亲为安妮·伊丽莎白·何诺伦尔。
1852年 13岁 以寄宿生的身份进入在艾克斯的布尔邦专科学校与同乡米尔·左拉结为至交。
1858年 19岁 听从父亲安排进艾克斯法律大学就读。
1861年 22岁 到巴黎专攻绘画,在瑞士画室学习,并结识卡米耶·毕沙罗。参加美术沙龙落选。
1862年 23岁 受挫后回乡进入父亲的银行工作,但他却没放弃理想,再次开始画画。
1864年 25岁   作品又被官方沙龙拒绝,却受到左拉的热烈赞扬。经左拉介绍,他与爱德华·马奈﹑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等交往。
1867年 28岁 他前往巴黎,曾去过马奈、雷诺阿、左拉……等人聚会的著名的盖博瓦咖啡馆。
1869年 30岁 结识玛丽·奥尔唐斯·菲凯,并开始同居。
1870年 31岁 普法战争爆发后,塞尚为了逃避服兵役,与奥尔唐斯·菲凯在离艾克斯不远的埃斯塔克隐居。塞尚与毕沙罗在蓬图瓦兹一起作画。
1872年 33岁 爱子保罗出生。定居在瓦兹河上安威尔,与毕沙罗、基约曼一起研究绘画,塞尚受他们的影响,绘画是色调变得明亮,用笔开始准确,手法也简练起来。
1873年 34岁 他得到印象主义最早的收藏家之一加歇医生的赏识。
1874年 35岁 参加第一届印象派画展,有3幅作品参加展览,得到了公众的反对。
1877年 38岁 参加了佩尔蒂埃街的印象派画展, 有16幅作品参加展览,得到了公众的反对。
1882年 43岁 由于基约曼的推荐,官方沙龙接受了塞尚的一幅作品。长期居住于普罗旺斯。
1886年 47岁 与左拉断交,和奥尔唐斯·菲凯正式结婚。10月时88岁的父亲去世。
1888年 49岁 在巴黎居住了一年,经常会见文森特·凡·高、保罗·高更。
1895年 56岁 在巴黎的画廊举办个人展。
1897年 58岁 10月82岁的母亲去世。
1902年 63岁 得到左拉去世的消息。
1906年10月22日 死于肺炎,享年67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