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1848-1903)

后期印象画派代表人物

高更似乎总是向往远方,留恋那些具有异国情调的地方。这种情感,最终在他的一种救世的信念中具体化了。也许所有同时代的艺术家的情感,都要求抛弃现代文明以及古典文化的阻碍,回到更简单、更基本的原始生活方式中去。
高更以极大的热情真诚地描绘了土著民族及其生活。作品用线条和强烈的色块组成,具有浓厚的主观色彩和装饰效果。
高更的艺术对现代绘画影响极大,他被称为"象征派的创始人"。


 


高更早期作品追求形式的简化和色彩的装饰效果,但还没有摆脱印象派的手法。后来多次到法国布列塔尼的古老村庄进行创作,对当地的风土人情、民间版画及东方绘画的风格感到兴趣,逐渐放弃原来的写实画法。由于厌倦城市生活,向往仍处于原始部落生活的风习和艺术,高更不顾一切,远涉重洋到南太平洋上的一个岛上去生活和画画,直到去世。

高更在现代艺术中的重要意义,在于他对于绘画本质的信念,他把绘画的本质看成是某种独立于自然之外的东西,当成记忆中的一种“综合”经验,而不是印象主义者所认为的那种直接的知觉经验。他不断地运用绘画和音乐的共性,把色彩的和谐、色彩和线条当成抽象表现的形式。比起大多数同辈艺术家来,他的探索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东方的、古典前以及原始艺术的影响。我们在他身上,发现了现代原始主义的根源,发现他向往获得一种表达方式,以抛弃西方传统的习惯势力,回到史前人类和野人的真理中去,从而达到真理。

《市井一角》 《布列塔尼农妇》 《画向日葵的凡高》 《静物与三只狗》 《扶手椅上的向日葵》 《黄色的基督》-画面描写了三个农妇跪在“受难处”,即钉死基督的十字架前;基督的雕像画得相当粗糙一这座神像的概括的形体处理颇能表现出民间创作的特点,但它毕竟太简略,草率得经不住与纯色的对比。画家为了表现风景的凄凉、贫瘠和秋色,把兴趣集中在另一方面,即集中在神像的黄调子及和黄色背景及蓝色阴影的关系上。因此,高更的象征主义仅仅是画家间接表现自己内心的一种手段。日常生活场景只是他用以创造装饰性节奏和风景主题的媒介;而这种装饰性节奏和风景主题似乎始终都是伴随着宗教感情的那种忧伤的象征。 《那女人的肉体似黄金》 《白马》 《捧水果的女人》 《布列塔尼的风景》 《布列塔尼的猪倌》-(1888年).油画.这幅画里用的是勾黑边的色彩平涂,这些平涂面是彼此对立的,为的是不依靠中间调子而表现出空间感。有些色彩画得很随便,不能反映现实:林子是紫色、橙黄和红色,山是紫褐色,石头是粉蓝色,房子是白色和蓝色,猪是黄色,放猪的孩子穿的是蓝色和紫色的衣服。总之,这幅画的整体在形和色上是统一的。它的独立自主性已经达到这种程度,即为了创造一个具有独立生命——艺术生命的客体,艺术家的视觉就会不符合现实的视觉,就要从后者中抽象出来。某些次要的细节还很像印象派,不过画面总的风格已是另外一种,即建立在新理论的基础上;高更将把这种风格发展下去,并且至死不渝。


《布道后的幻象(雅各与天使搏斗)》_(1888年).油画.(73x92.1cm).看来是一个基督教题材。实际上,画家是以象征主义为特点,描绘布列塔尼半岛上农妇在教区牧师讲解教义时,眼前所产生的幻象。画的是人们脑海里的幻觉,画上以现实主义手法展现,因此画的人物不是基督徒形象。布列塔尼农妇头上戴的古怪帽子,加强了画面的装饰效果,而宗教传说中的"搏斗"场面,却被处理在不太明显的地方,以象征这些虔诚的布列塔尼农妇头脑里所映现的幻象。 我们不妨细细来鉴赏这幅画:一棵横向拦截的树干隔成两个画面。一个带翅膀的人(显然是天使)在同另一个人(雅各)拼力格斗,这是画面中的一个空间;在近景,三顶特大的白色帽子遮住了另一个空间。三顶白帽子是两个布列塔尼农妇的背影、加一个侧影,都在深色衣裙衬托下显得很强烈,它们构成了一个空间;在她们左边,一排跪着的妇女,按透视关系渐次缩小。在树干的下方有一头嬉戏的牛,尽管也很小,但它远近关系与同雅各搏斗的天使的远近,没有任何比例上的联系,因此它是第三个空间。这样,整体平涂的大面积空间,就有三个层次,即用三种透视体系并存的方法构思在一起的。所以,它是一个既靠色彩,也靠结构的非物质的空间。 这个主题使他的绘画显得神秘化了。这里的红、蓝、黑和白色组成的画面,是一幅图案,弯曲起伏的线条,类似拜占庭镶嵌画。由于内容与形式的复杂性,也使高更的艺术风格复杂化了,故史家称它是一种综合主义。高更的这种风格后来还影响了法国的纳比派和野兽主义。 在一幅表现马提尼岛的风景里,那强烈的色彩已经超出了描绘性色彩的正常体现的范围,热带岛屿对他的吸引是显而易见的。他于1888年返回阿望桥时,画的《布道后的幻象》这幅画体现了这种态度。这是一幅惊人的作品,由红、蓝、黑和白色组合而成的一幅图案。弯曲起伏的线条,产生了拜占廷镶嵌画似的效果,表现了布雷顿农民的宗教幻想。这是综合主义新信念的文献,它影响了纳比派和野兽派这样比较年轻的派别思想。也许他最大的独创,就是在主角们进行搏斗的占优势的红色色场中对于色彩的任意使用。这幅画是第一个完整的色彩声明,把色彩本身当成表现目的而不是对自然界的某种描写。就此而论,他标志了西方艺术史中的一个伟大的解放运动。而且,就绘画手段的抽象表现而言,高更把空间压缩到使背景中占优势的红色夺目、跳跃,超出了前景中几个紧靠着的农民的头。



《敬神节》_(1894年).油画.(69.5x90.5cm).高更所发展的塔希提绘画,在造型空间探索上并没有什么必然的一致性。艺术家的想象中充满了多种不同的概念,有视觉的和象征的,每种概念都有最适于它的造型的表达方式。因此,《敬神节》在某些方面便成了传统的风景画,是在深度明显地缩短中构成的。画中的人物,表明了使他入迷的从古埃及到当代波利尼西亚的各种非西方的影响。那个“神”是艺术家想象的产物。他很注重主题的神秘性和当地人对神的虔诚,但他全神贯注的是曲线线条组成的红色、蓝色和黄色形状产生的神秘感受。那种线条爬满了画面。





《两位塔希提妇女》则又是一番情景,它是赞美感官之美的简短赞美诗。在从黄色到各种深浅不同的绿色的色彩结构中,现出两位妇女的轮廓,象低浮雕一样出现在背景上。虽说是线造型,但人物头部和手臂却是以微妙的明暗变化来表现的。在这幅作品中,煞费苦心杜撰的神话已踪影全无,艺术家的造型结构理论,服从于表现主题的极端快乐,虽然色彩的和谐和从前的作品一样可爱,绘画的空间和从前一样封闭而有限制,然而这个有立体感的人物浮雕般的投影,与古典浮雕的新古典神态,拉上了关系。


 

《海边两少女》_庄重、朴实的气氛充满了整个画面,尚处于原始状态的土著居民在高更眼中永远悠闲着。《塔希提少女》描绘的是这个岛上劳动妇女生活的一个场景。画面中心两个坐在海边沙滩上的塔希提女人形象,给人以一种平衡、庄严感。为了突出这种特定的风土人情,高更采用的是近于古埃及壁画的平涂手法,故意显露单线平涂的稚拙结构形式。画上的两个人物极富东方色彩的趣味。大面积平涂色块的装饰画法,使土著人民在强烈的阳光下晒成的棕赭色皮肤,与鲜艳的裙子构成了鲜明的色彩对比。高更把这里的热带原始园林简化,然而强化了气氛。这幅画上的异国情调,浓郁的自然景物,没有透视感,没有色彩的层次,充满着主观的装饰味道。

高更在巴黎时就反对印象派那种"纯客观主义"。他强调绘画应抒发自己的感受,让主观感觉控制画面。西方评论家称他的画法为"景泰蓝主义"--大胆的单线平涂色,黑线勾边。自从19世纪末西方出现了摄影术后,绘画上要求革新的呼声更为强烈,对法国古典主义那种细腻的油画描绘方法,几乎一致表示唾弃。画家们要求在画面上寻找新的艺术语言。他们认为,画面上的物象不应与实际对象完全相似。凡以线条、色彩和体块组成的形象,应有画家自己的情感形态。一句话,要表现"主观化了的客观"。 这一幅《塔希提少女》就具有上述这种单纯的"原始之美"的特点。在这里,透视远近法没有了,色彩是经过整理和简略了的,人物也缺乏立体感,但这一切所构成的色调是令人兴奋的。它的装饰性带来了一种粗犷的部落生活气息。海岛上的浓郁色彩和土人们的纯朴劳动生活与性格,确实给高更的画面带来了特殊的风采。

《美丽的恩琪拉》-这是一个美妇的肖像。画家在这个肖像上完全是按照色彩结构的要求确切地修酌着她的形——脸、手、衣服。玫瑰色、绿色和淡蓝色借助形象本身和背景上的蓝色和红色衬托出来;菩萨偶像上的金黄色和橙黄色使这些色彩显得更加多样。因此,这里的形是服从面的,这就可以使观者更好地欣赏那些纯色的区域。但是,画家虽然颇感兴趣于这个肖像本身,他却并不仅限于画一个一般的肖像;为了赋予肖像以一种超自然现象的色彩,他把肖像安置在一个虚幻的圆圈里;他在画的左侧,安上一尊模糊不清的佛像,暗示肖像本身所给人的印象也与这个偶像一样,同时也显示了画家对东方神秘主义的尊崇。这一切都没有任何理性的价值,但是,甚至是在许多年过后的今天,艺术家的这一幻想仍然以其色彩的力量,以及如果可以这样说的话,以其对神秘事物的活龙活现的造型表现而使观者迷惑。马拉美说高更的这句话颇可用于这幅画:“令人惊奇的是,这么多的奥妙竞能容纳在这么鲜明的形式之中。” 《游魂》-这幅画的基础也是一个直接的生活经历。高更有一次离开自己的森林小屋到巴比埃城去,直到夜深才回来。“一动也不动的、赤裸裸的泰古拉俯身直卧在床上,她用恐惧而睁大的眼睛直瞪着我,好像认不出我似的……泰古拉的恐惧也感染了我。我觉得她那一对凝神的眼睛里仿佛放射着一道磷光。过去,我从没有见到过她这样美的样子;她的美从来没有这样动人过。”被单的黄色在这里把紫色的背景和橙黄色的人体以及蓝色的床罩连接起来。在我们眼前产生的,是一种突如其来的、充满着光彩的和谐,它使人感到仿佛就是那种被毛利部落的人们看作是游魂磷光在闪烁。遗憾的是,由于高更遵循了象征主义的原则,在画中引人了幽灵的形象。这个形象在这里非常不协调。它只能削弱色彩表现力所造成的效果。“这幅画的诞生史是给那些总要弄清一切为什么和因为什么的人而写下的。其实,这不过是一幅海边裸女习作。”这幅画上的裸体本身是很现实的,因此画中越少自然主义、越少离奇,她也才越比那些象征性、装饰性因素更鲜明突出,高更在为了他的象征主义而牺牲了真正的主题之后,终于产生了一种批判的意识,理解到归根结底对他个人(而不是对别人)来说,最重要的恰恰是一幅笼罩在迷信恐惧的光环里的裸体习作。

高更在大洋洲度过的这段时间里(1891~1893年和1895~1901年在塔希提岛;1901~1903年在多米尼克岛),是他的创作的最成熟和最重要时期。这个时期他专心致志地画塔希提人,画她们的生活风俗和宗教仪式。他在这个岛上找到了能够最充分地表现波利尼西亚地方的色彩,找到了不同于欧洲人形象的毛利人的状貌。这里的黄色、红色、雪青色、绿色,搭配得那样明亮、清晰,就连太阳本身,有时也与其他地方不同。半裸的毛利人的金黄色身体,以及他们身上风格化的装饰,使他如醉似痴。高更娶了一个毛利少女作妻子。他从妻子的同胞中得知许多当地的神话故事和宗教习俗。这些都在他的作品中得到反映。他把虚构和象征的造型放入画里。用平涂的单纯色彩加以渲染,加强了绘画的神秘性和奇异性因素。他还想出一些包含许多意思的名称,用作绘画的标题,让人从图画中寻找它潜在的含义。这些色泽鲜明,题目费解而形象又颇具原始野性的明快作品,与其说是把这个奇异世界的生活具体化,不如说是在体现波利尼西亚
这块殖民地民族的人性。

《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_(1897年).油画.(141x377cm).这幅画,用他的话来说,“其意义远远超过所有以前的作品;我再也画不出更好的、有同样价值的画来了。在我临终以前我已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人这幅画中了。这里有多少我在种种可怕的环境中所体验过的悲伤之情,这里我的眼睛看得多么真切而且未经校正,以致一切轻率仓促的痕迹荡然无存,它们看见的就是生活本身……整整一个月,我一直处在一种难以形容的癫狂状态之中,昼夜不停地画着这幅画……尽管它有中间调子,但整个风景完全是稳定的蓝色和韦罗内塞式的绿色。所有的裸体都以鲜艳的橙黄色突出在风景前面。”1898年,高更创作的《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是一幅大型油画。据他自己说,这是他以最大热情完成的哲理性作品。因为在此以前,他在贫病交迫中心情十分沮丧。他无法摆脱贫困,不得不求助于罪恶的巴黎对他的艺术的肯定,他为此而愤世嫉俗,决定自杀。他曾跑到深山里吃下毒药,企图死后以自己的尸体饲兽,以求彻底的解脱,但被人发现救起。尔后,他又突然产生强烈的创作欲。他说:"我打算在我死前画一幅宏伟的作品,我空前狂热,日以继夜地工作了一个月。"他想把自己梦幻中的一切画成一幅画。当他梦醒时,他觉得面对画幅"看到"了他所要画的整个构思:“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这句话就成了这幅画的标题。



这里的一幅《我们朝拜马利亚》就是他在创作《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一画前的构思性作品。那些在野外采摘水果的塔希提妇女,常在那里举行神秘的祈神活动。这幅画的构图实际上是一种宗教意境与现实的综合。左边的肩负孩子的母亲,穿着很鲜艳的红色塔帕裙,类似一幅实地写生的肖像画,右侧中景几个在祈神的半裸妇女,是来自爪哇寺院的带状浮雕。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一种原始的神性。背景的色彩是那样斑驳绚丽,一切都没有透视感,色彩、形体都是平面的和富有装饰性的。它不存在太深奥的含义,也不值得观赏者去费神推敲。说它神秘,就在于收入画中的形象是一种综合的暗示。

 

 
1896年,高更又完成了一幅《芳香的土地》,构图与他的另一幅《手捧芒果的女人》差不多。热带植物的变形描绘,一群穿衣裳和半裸着上身相间隔的女人形象伫立在一片果林中间,还有几个蹲在地上吃着果子的小孩。这里的形象更趋于平面化,也没有精确的比例关系,表达了画家对生活的偶然臆想,一种渴望了解和深究这种土著人生活的臆想。所以这两幅画从构图到形象,都富有装饰性趣味。高更对塔希提岛上的奇异风光进行了综合的再创造。
 

寻找失乐园——记保罗 高更

  两个女孩在海滨的沙滩上嬉戏,闲聊起各自的心事。直率、纯洁的眼神透过健美的赤铜色胴体向我们直视。背景上炫目的黄、蓝、白色与她们蠢蠢欲动的可人恣态撩拨起观者的遐思……

  这幅描写热带岛屿“塔希提”的充满宁静、祥和气氛的画作是现代艺术史上的象征派之父高更的代表作之一。高更笔下的塔希提岛充满了自然的芳香之气,红花、绿草、白云一派悠然,身材健美、鼻梁塌塌的热带女郎们憨憨地对人笑着……这是世间的天堂,也是饱受“现代文明”束缚的高更的“失乐园”。

  保罗·高更原是十九世纪末巴黎证券交易所的经纪人,收入丰厚,拥有和美的家庭,过着丰衣足食的小康生活。因对绘画的痴迷日益加深,并且作品获得好评,再加上血液中不安定因素的涌动,最终,35岁的高更决心摆脱乏味、按部就班的世俗生活,做一名职业画家,去实现自己“用绘画表达对世界的看法”的梦想。

  梦想与现实的巨大差距,使高更因穷困而被迫四处搬家。一次,在法国南部的小渔村中居住时,他恍然记起当年出海的情景,冥寂的苍穹、沉默的岛、灿烂的太阳,那些原始的毫无人工痕迹的景象充满了诱惑,使他对热带原始生活充满了向往。

  1891年4月,高更孤身一人乘船到太平洋上的小岛——塔希提,迎来了他事业的高峰。在这人迹罕至的岛上,他却感到了孤独的幸福。他在给妻子的信中写到:“一股稳定祥和的力量已逐渐侵入我的身体,欧洲的紧张生活早已远去,明天、后天乃至未来的永永远远,这儿都会永恒不变的存在吧!”高更更迷恋岛上原始的赤身女子,他喜爱她们那种健康的、粗野的美。他悉心描绘那如大地般朴实、厚重的肉体,金黄的皮肤与绿树、蓝天相映成趣,娇憨的笑容、悠闲的神情使高更在这远离现代文明的部落获得了心灵的平衡。

  高更的作品往往以对话作为标题“几时结婚呀!”“呀,你嫉妒吗?”等等。在这些趣味盎然的作品中,他13岁的土著妻子特弗拉是高更眼中永恒的夏娃。在这一时期的画作中,高更越发讲究构图与意境,给人辽阔深远的想象空间。

  甜蜜而多产的日子并不长久,两年后他离开已怀孕的妻子回到巴黎。接连遭受不幸后再次返回塔希提,并与岛上少女帕芙拉同居。在疾病与贫穷的打击下,高更甚至产生自杀的念头,最终,帕芙拉在怀孕以后也离开了他。晚年的高更在岛上过着放浪形骇的生活。1903年身染梅毒、心脏病、脚部溃烂的高更客死异乡。

  高更的一生,永远徘徊在逃避与追求间。逃避现代文明的窒息,追求自然与人性的完美结合,替文明本身找到了避难所。他的画作充满了音乐般动人的节奏感和优雅的装饰意味。他不受任何外力的阻挠,哪怕是病魔缠身、饥寒交迫,也不能阻止他对美的追求和渴望。

  百余年后的今天,每天忙于生计忙于应酬的人们只有在夜深人静时才能给闪动着狂野念头的灵魂卸下重重枷锁。而我,终究也只是一个凡人,虽不能步高更后尘,却也不肯让良知麻木在角落中。也许,在每个无眠的夜,都该问问自己:“这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年谱

1848 6月7日,保罗·高更出生于巴黎。父亲克罗维斯是撰写报纸专栏的自由主义激进家。母亲亚莉妮是作家佛洛拉·翠斯丹的女儿。前一年姐姐玛莉出生。(二月革命,路易·菲力浦退位,成立第二共和国。12月拿破仑就任总统。)

1849 1岁。拿破仑就任法国总统后,高更举家逃离法国,乘船移居母亲的娘家秘鲁的利马,航海中父亲猝逝(10月30日)。母亲带着两个女儿继续航程到达利马。(1月拿破仑解散共和派占优势的议会。7月制定新的新闻法,压制言论与出版的自由。高尔培画《奥尔南的葬礼》。)

1855 7岁。祖父吉姆·高更去世,保罗·高更继承其遗产,母亲亚莉妮带着高更和女儿从利马回到法国,住在奥勒安。(巴黎举行世界博览会。惠特曼发表《草叶集》。)

1859 11岁。进入奥勒安神学中学校。(米勒画《晚钟》。苏伊士运河动工。)

1865 17岁。实习当船员,乘鲁兹达诺号从卢阿瓦港到巴西的里约热内卢,首次体验航海经验。(4月,美国南北战争结束,林肯遭暗杀,美国废奴隶制度。马奈的《奥林匹亚》在沙龙展出。)

1866 18岁。10月,担任智利号船二等驾驶,航海世界一周。(康丁斯基出生。)

1867 19岁。7月,母亲亚莉妮去世。12月驾驶智利号船航海回到法国。(巴黎举行世界博览会。马克思发表《资本论》第一卷。)

1868 20岁。入伍海军当三等兵,加入杰洛姆·拿破仑号舰队,从6月到7月巡航东地中海、黑海、爱琴海,9月至伦敦。(西班牙革命。柯罗画《戴珍珠的女人》。)

1869 21岁。5月至7月巡航地中海与爱琴海。(马蒂斯出生。)

1870 22岁。7月,在杰洛姆·拿破仑号舰上担任水兵,参加普法战争,巡航北海。9月,同舰改名杜塞号,出入大西洋。(拉杜尔画《巴迪纽尔的画室》。)

1871 23岁。4月,从杜塞号退伍下船。监护人亚罗沙为高更找到在巴黎一家股票经纪商的工作。与同事艾弥·叔福奈克一起开始学画。(卢奥出生。)

1873 25岁。11月20日,与丹麦籍女子梅特苏菲·嘉丝结婚。熟练的工作处事经验,使高更在此时已成为证券经纪公司交易的专家。(塞尚画《吊死鬼之屋》。)

1874 26岁。8月,长男艾弥尔出生。经常参观巴黎的画廊与展览会,并在杜朗·里埃及贝尔·坦基的画廊开始购藏印象派画家的作品。(巴黎举行第一届印象派画展,莫奈的《日出—印象》参加展出。)

1875 27岁。冬天描绘《伊埃纳桥的塞纳河》。(法国制定第三共和国宪法。)

1876 28岁。油画作品《威洛里森林的风景》入选沙龙展。会见毕沙罗。(巴黎举行第二届印象派画展。)

1877 29岁。长女阿莉妮出生。(俄罗斯、土耳其战争。高尔培去世,杜菲出生。)

1879 31岁。4月到5月,小立像参加第四届印象派画展。5月,次男克罗维斯出生。夏日休暇时毕沙罗一起到庞达凡度假作画。(德奥同盟成立。爱迪生发明白热电灯。杜米埃去世,克利出生。)

1880 32岁。以油画七件、大理石胸像一件参加第五届印象派画展,作《裸妇习作》。(德朗出生)。

1881 33岁。以油画八件参加第六届印象派画展。4月,三男詹尔奈出生。夏天与毕沙罗、塞尚在庞达凡度过。年底,决定专心作画。(法国确立集会与新闻自由。毕加索、勒泽出生。)

1882 34岁。以十二件油画与粉彩画、一件胸像雕刻参加第七届印象派画展。(德、奥、意三国同盟成立。勃拉克出生。)

1883 35岁。1月,辞去巴黎股票经纪公司的工作,投身绘画创作,每天作画。12 月罗伦(波拉)出生,准备移居巴黎郊外的浮翁。(马奈五十一岁去世,尤特里罗出生。)

1884 36岁。1月,与妻子和五个儿女一起移居浮翁。年底移居丹麦的哥本哈根,兼任法国商社代理人。(法国独立艺术家协会成立。罗丹作《卡莱的市民》。莫迪利亚尼出生。)

1885 37岁。夏,与妻不和,妻子与四个儿女继续住在哥本哈根,高更带着次男克罗维斯回到巴黎。面临经济穷困状态,持续作画。(梵高画《吃马铃薯的人们》,蒙克画《病中的孩子》。)

1886 38岁。十九件油画参加第八届印象派画展(最后一届)。6月,首次到布尔塔纽,滞留在庞达凡。6月会见艾弥尔·贝纳。11月回到巴黎见到梵高。12月,生病,住过巴黎的医院。(秀拉画《星期日午后的大嘉特岛》,罗丹作《接吻》。)

1887 39岁。做陶器。4月,妻子来到巴黎,带走克罗维斯。4月10日乘船到巴拿马。到马蒂尼克岛罹患赤痢,11月回到巴黎。(英国殖民地议会创设。塞尚画《大浴女图》。夏卡尔、葛利斯出生。)

1888 40岁。从2月到10月两度赴庞达凡,与贝纳、拉瓦尔一起作画,走向综合主义。11月在梵高弟弟迪奥的筹办下举行首次个人展览。10月20日赴法国南部的阿尔与梵高共同生活。12月24日夜发生梵高割耳事件之后,高更回到巴黎。

1889 41岁。世界博览会举行期间,与印象派级综合主义诸画友举行联展,影响了那比派的年轻画家。三度赴布尔塔纽作画。4月至秋天在庞达凡作画。画《黄色基督》。(巴黎举行世界博览会。埃菲尔铁塔竣工。梵高画《星夜》、《割耳自画像》。)

1890 42岁。1月至6月在巴黎。准备前往马达加斯加岛,结果决定到大溪地岛。象征主义画家们称赞高更为新绘画大家。结识奥里埃、鲁东、卡利埃尔。(莫奈作《睡莲》。梵高自杀。)

1891 43岁。2月,拍卖三十幅油画筹得大溪地之行的旅费。3月赴哥本哈根会见妻儿。4月4日到欧洲各地,6月8日到达大溪地岛,以大溪地少女杜弗拉为作画的模特儿。(西伯利亚铁路开始建造。那比派第一届画展。莫奈画《麦草堆》。秀拉去世。)

1892 44岁。2月至3月在大溪地的巴贝杜医院住院,学习此地的原始宗教。

1893 45岁。2月至4月视力衰弱无法作画。5月回到法国。8月在奥勒安的叔父去世,高更接受其遗产。在巴黎画室与女子安娜同居。11月在巴黎举行个展,影响了那比派画家。高更着手起草《诺亚·诺亚》手稿。日后作家查理士·莫理斯便依着这个手稿作了一个修订本。高更抄录修订本的散文另成一书,并加上传统毛利祭祀中的神话,完成《诺亚·诺亚》罗浮本。(米罗出生。)

1894 46岁。1月赴哥本哈根,与妻子最后会面。4月与安娜共赴布尔塔纽、庞达凡等地。11月回到巴黎,作一系列十大张与《诺亚·诺亚》有关的木刻画。

1895 47岁。返回大溪地。莫理斯继续修饰《诺亚·诺亚》,并在编辑上下功夫,以便配合高更的文章。

1896 48岁。健康不佳。为孤独与寂寞感所苦。11月身体稍加康复开始作画。高更为罗浮本追加附录,名为《多变的事务》。(第一届奥林匹克大会在雅典开幕。)

1897 49岁。得知女儿阿莉妮去世的消息,深为悲痛与绝望。描绘大画《我们从何处来?我们是谁?我们往何处去?》。《诺亚·诺亚》的片断刊载于10月15日和11月1日出版的《白色杂志》半月刊上。

1898 50岁。2月,精神极端苦闷,自杀未遂。4月担任大溪地巴贝杜公共土木事业局的事务员。画《白马》。

1899 51岁。1月失去事务员职位。画《红花与乳房》。6月在《崔峰》报社工作。8月自创《微笑》杂志批判殖民政策,鼓吹维护原住民利益。(海牙每一届国际和平会议举行。蒙克画《生命之舞》。)

1900 52岁。病发无法作画。3月以后,巴黎画商伏拉德每月定额金钱汇给高更,购买他的油画。12月,脚罹患湿疹入院治疗。(中国发生义和团事件。巴黎举行世界博览会。第二届奥林匹克大会在巴黎举行。弗洛伊德发表《梦的解析》。)

1901 53岁。8月离开大溪地,移居马贵斯、多米尼加诸岛。在希瓦奥亚岛的阿杜奥纳建造“欢乐之家”小屋,落脚于此。《诺亚·诺亚》羽笔本在巴黎出版。(英属澳洲联邦成立。英女王维多利亚去世,爱德华七世即位。罗特列三十七岁去世。诺贝尔奖颁布。)

1902 54岁。8月,脚部湿疹恶化,心脏衰弱,考虑回法国治疗,但未成行。岛上发生纷争。(西伯利亚铁路开通。左拉去世。)

1903 55岁。5月8日心脏病发作死去。巴黎伏拉德画廊举办高更画展,巴黎秋季沙龙举行高更追悼会。


返回主页